先找弱势而后图强“毕业”

2020-03-27 13:59:11 来源: 涪陵信息港

作者:兰格格

《先嫁书后嫁人》 兰格格著 中国工商出版社 2009年5月出版

  平生次坐飞机,就是远行。从北京到温哥华大约有一万千米的飞行距离,心中装着离家的哀伤和对陌生国度的恐慌,我不肯像其他乘客一样沉沉睡去,一直望着窗外。无尽的云团掠过舷窗,从何而来,又向何去,可曾被我在北京街头仰望。从那以后,在加拿大和中国之间一次次来回,我不知道看过多少万千米的云。

  在北京时,我喜欢华灯初上时分,独自在过街天桥上看风景。脚下是滚滚车河,一条被无数尾灯拉成红色,一条是车前灯串成耀目豪华的珠链。繁忙喧闹隔开了距离看,就有了别样的人间温暖意味。到加拿大后,每次想家,我都试图找一条过街天桥,站在上面看北京的车河。卡尔加里是个中型城市,整个市区,我竟找不到一条像北京的过街桥。有时,我会坐在市中心对面的山顶,看夕阳从天边落去,载满下班人群的轻轨列车从市中心驶离,车窗的光亮在浓郁的蓝黑色中画出一道明亮的直线。

  不知不觉间,这样的城市灯火我居然看了10多年,我几近把中文全忘了。直到有一天,我突然发现原来网上有一种叫做论坛的东西,我可以在上面敲打出方块字。就像在家门口突然捡到自己丢失已久的珍宝,从那一刻起,我就牢牢地捉住它。

  生活在两个语境中是一种很奇妙的事情。英文和所有工作、交际、学习有关;而中文,则与所有一切思乡和个人情感抒发有关。我偶尔听到负责我专栏文字的编辑抱怨我的错字和英文式语法,那大概是两种语言偶尔交集的结果。这些让编辑头痛过的文字,结集成了1本叫《先嫁书后嫁人》的书。

  2009年初夏,我回到北京,专门跑到北京王府井的新华书店(那是小时候爸爸妈妈常带我买书的地方),忐忑不安地问服务台,有没有这样1本书。当我在文学部的书架间,一行一行地仔细寻找那蓝色的书时,心中有一种孩子气的自满。

  我又一次登上北京的过街天桥。但这个城市现在有多巨大,对我来讲它就有多陌生。每次出门,我都会背上爸爸的专业相机,像外来游客一样拍个不停。在后海,一个英国人对我说:“在我刚刚来到北京的时候,我也和你一样拍很多照片。”我冲他微笑,“我就是北京人”。

  “人生若只如初见”,爱一个人的美瞬间,不过是初次的见面。一个城市美的瞬间,竟是要看了千万里的云,走过无尽他乡路以后,再次相逢,才仿佛初见。居然是要走过欧洲的古堡宫殿、北美的雪山草原之后,才可以寻觅到那些胡同庭院中的中国之美,并潸然落泪。

  我的文字,在他乡为我铺了一条归乡的路。有没有一种文字,能让我在故乡找到他乡?

  (编辑:达)

玉林正骨水的功效是什么
左侧颈内动脉重度狭窄
引起鼻窦炎症状的是什么
灯盏花能治什么病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