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少城主 百二十一章 仙宫御宴识皇眷

2019-09-26 04:03:08 来源: 涪陵信息港

强少城主 百二十一章 仙宫御宴识皇眷

三日后。

三皇子派人前来平安大街甲七号院接施知义入宫赴宴。而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曾经护送三皇子和以柠郡主二人前往蒲州的护卫首领陈之易。在凝雨川遇袭时,他也在巨龙白尘的一击之下受了不轻的伤,在京都静养了几个月,近刚刚痊愈。

陈之易是傅家家将,看着郁氏兄妹从小长大,可以说视他们如自己的晚辈一般。由于施知义在天水城救过三皇子的原因,陈之易对于他的印象原本就,如今他又历经千辛万苦护送以柠郡主回到京都,更是让他感激不已。

二人到皇宫门口时,郁仲谦和一个传景昌帝口谕的小太监早已等在那里。宫门护卫前日见三皇子亲自将这个少年送出,今天又早早在这里等候,能够让一位皇子如此上心,不由得都暗自揣测这个少年的身份。

宴会是晚上才开始,而现在还是上午

强少城主  百二十一章 仙宫御宴识皇眷

,二人就先回到郁仲谦所居住的重华宫暂坐。不知为何,二人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有聊不完的话题,而时间似乎也流逝的特别迅速,不知不觉间,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景昌帝的宴席设于仙都宫,奉旨前来赴宴的,绝大多数都是皇室郁家的各个王爷及家眷还有皇后、各位贵妃及其亲属。可以说,除了施知义之外,几乎所有人都跟景昌帝沾亲带故。

施知义入席时,景昌帝还未至,郁仲谦则好意的帮他一一介绍起在场的几位王叔。除了他已经见过的睿亲王郁礼至之外,还有景昌帝的二弟穆亲王郁礼蒙和四弟郑亲王郁礼尊。

景昌帝兄弟四人年纪相差不算大,的景昌帝五十有六,而排行老四的郑亲王郁礼尊也已经四十七岁。他们兄弟四人中,能够以一杆钓竿击杀四名登堂境刺客的睿亲王郁礼至自不必说,景昌帝和郑亲王郁礼尊的身上,也几乎感觉不到任何武者的气息,显然都是晋入入圣之境已久。

唯有年纪小,长相也为风流倜傥的老四郑亲王,身上气血澎湃,玄劲逼人,显然还在登堂之境,尚无法以神念控制住自己的气息。

除睿亲王郁礼至外,其他三位王爷显然也都是消息灵通之人,虽然不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早就得知以柠郡主是在云栖城少城主的护送下一路回到京都的。

虽然他们一个个嘴上和施知义客套着,说些什么劳苦功高之类的话,但见到他这张酷似当年施怀川的面孔,心里却多多少少都有些不太自在,显然回忆起了当年一些不太愉快的经历。

随后,施知义也见到了大皇子郁仲诚和二皇子郁仲敬二人。大皇子郁仲诚乃是皇后达奚氏所生,背靠传承数万年的达奚世家和皇室郁家这八大世家之中为的两家,又身为长子,郁仲诚从一生下来,就拿了一手好的不能再好的牌。

显然,大皇子自己也没有丝毫要掩饰这一点的意思,虽然说不上是盛气凌人,但浑身上下从穿着打扮到一举一动,无不在诉说着他真龙之子的尊贵身份。即便是见到了几位皇叔,也不过是点头示意而已,而施知义所享受的待遇,不过是鼻子里发出的一声不太走心的嗯。

这倒不是说几位王爷比大皇子更谦和,更平易近人,而是他们几个当年还年少轻狂之时,都多多少少的曾经吃过某个比他们更狂更嚣张的家伙的亏,余威犹在,因此对他的儿子,也不自觉的客气了些。

和大皇子相反,二皇子郁仲敬却是极为内敛,低调的惊人。若非郁仲谦带他上前拜见,施知义几乎没有感觉到此人的存在。这当然不是因为他武学之道已臻入圣能够收敛自身气息,而是他就自己一人坐在那里一言不发,似乎从仙都宫之中隐身了一般。

施知义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若非亲耳听过北宫昭所说二皇子觊觎储君之位,同时又亲身经历过北宫家的追杀,否则他无论如何都无法将眼前这个沉默儒雅宛若寒门书生的青年同骨肉相残这四个字联系起来。

宴会即将开始,众人纷纷落座。

未多时,只听见小太监一声唱诺:“圣上到!”却听一阵急促轻快的步伐声从宫外响起。

众人扭头看去,却是一名身着艳红长裙、发髻高耸的女子,二十出头的模样,长相极为清丽,浑身上下却又散发着一股发自骨髓的媚意。那身凤羽般的长裙只是勉强遮住胸前的关键位置,胸口上大片白皙的肌肤和一抹深深的沟壑都肆无忌惮的暴露在空气中。

随着她的跑动,皓腕和脚踝处无数珠玉叮当作响,宛如仙乐一般。胸口一对玉兔有节奏的上下起伏着,仿佛随时会脱离那袭凤羽长裙的束缚,让席间众人看得心潮澎湃。

然而那女子对众人火辣的目光却视若无睹,只是发觉自己是一个入席的时候,才有些不好意思的模样,冲着席间诸人嫣然一笑。

一笑百媚生,一笑倾千城。

席间诸多男子,俱在这一笑之下神魂颠倒。

在施怀川的培养下,施知义有了一身不错的修为,有着在各种情况下战斗、生存的丰富经验,也有着临危不乱的心理素质和一颗善良纯真的心。

但是在男女之事方面,施怀川从来没教给过他半个字,他自小没有母亲陪伴,城主府中进进出出的也全都是些叔叔伯伯,就连府中的仆役,大部分也都是男性。

这种情况,造成了施知义对于男女之间的情感并没有什么概念,以至于在修炼之道上天赋绝伦的他,对于以柠郡主的一些暗示和小情绪,也反应木然。

因为他的意识里,对于女性的概念非常的模糊,只知道作为一个男人,应该保护女孩子,不能欺负她们,这也是那天在“朱府”时,发现自己误伤了一名女子时,尴尬的落荒而逃的原因。

至于男女之情,他却没有任何的途径了解,更从来没有往这方面想过。

而这名女子的出现,和她那嫣然一笑,才让施知义次有种脸红心跳的感觉,发现原来女孩子是可以如此迷人的!

这并非是说这名女子长得比以柠郡主更美,其实二者之间春兰秋菊各有千秋。但以柠郡主毕竟只有十六岁,还是一个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尚未成熟,而这个女子则比以柠大个六七岁的样子,正是女人一生之中绚烂、光彩照人的时刻。

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治疗费用
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有医保吗
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看病贵吗
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医保卡
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费用高吗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