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南湖捕鱼三方把嗑唠散了

2018-09-20 14:49:28 来源: 涪陵信息港

10月22日,长春市民反映有人在南湖撒野捕鱼。南湖公园办公室主任孙林解释称,撒的是公园渔业班工作人员,他们不是在捞鱼,而是在清理湖内的野生鱼,此举为避免冬季上冻,野生鱼与放养鱼争氧

长春南湖捕鱼三方把嗑唠散了

,是护鱼。

10月27日起,本报连续3天在南湖蹲守,发现捕鱼、卖鱼与公园之间存在诸多蹊跷。

南湖捕鱼是否被承包了?捕鱼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与南湖公园是什么关系?卖鱼的钱哪去了?

昨天上午,再次进行采访,各方仍然各执一词。

市民反映

捕鱼、卖鱼已经存在多年

“南湖有人捕鱼、卖鱼已经很多年了,附近的人都见怪不怪了。”对于南湖出现捕鱼一事,昨天上午,长春市民蒋先生反映。

蒋先生说,每晚都有人开着两条船到湖里打鱼,上秋后差不多天天都这样,甚至到了冬天也有人破冰捕鱼,“我在南湖边住了快10年了,他们就一直没停过。”

三方说法相互矛盾

昨天下午,再次采访了南湖公园办公室主任孙林、渔业班班长及打鱼人袁某,三人的说法相互矛盾。

办公室主任:他是临时工

:打鱼、卖鱼的袁某是渔业班的人吗?

孙林:他不是公园的正式职工,是渔业班雇的临时工,是违规操作。出了事后,公园方面已经把他辞退了。

:袁某在南湖捕鱼已经很长时间了。

孙林:渔业班有计划的捕捞是可以的,主要由渔业班负责这事。袁某所说的承包捕鱼根本没有这回事。

:那渔业班捕的鱼,卖的钱哪去了?

孙林:一部分用于渔业班开支,还有一部分用于投放鱼苗了。

:公园对卖鱼的钱是怎么监管的?

孙林:这个钱确实没有监管。

孙林说,湖面捕鱼一事渔业班班长孙红旗比较清楚,可以向他询问。

渔业班班长:没有临时工

:南湖捕鱼人说花5万元从南湖承包捕鱼的,这是怎么回事?

孙红旗:我们现在正找他呢,他是无中生有,公园从来没将捕鱼承包出去。

:袁某是渔业班人员吗?

孙红旗:他是南湖冬泳协会的人,平时还给人看病。

:为什么他能在南湖捕鱼?

孙红旗:我知道的是他和公园的工人一个姓张的、一个姓高的关系不错,是借着他们关系来南湖捕鱼的,但他不是在南湖里捕的鱼,草鱼是在市场上买的,南湖没有那么大的鱼。

:他卖了很多天了。

孙红旗:我知道这事,没重视。

:允许他捕白鲢?

孙红旗:我们现在正调查呢,他是冬泳的人,我们也管不了。

:投放鱼苗怎么还要打呢?

孙红旗:各种鱼苗都要投放,草鱼的成活率低,要求比较高;白鲢的成活率高,所以得有计划捕捞。

:渔业班有几个人?还有临时工吗?

孙红旗:渔业班一共在职8人,其中有两个休息,都是正式职工,没有临时工。

对于其他情况,孙红旗称还需要再调查。

捕鱼人袁某:给承包人打鱼

:你是渔业班的人吗?

袁某:这个事怎么解释呢,我不是南湖公园职工。

:你怎么在南湖捕鱼、卖鱼呢?

袁某:这个你应该问承包人。

:谁是承包人?

袁某:就是渔业班班长孙红旗。这些他都知道,我是通过他的关系才在那儿打鱼的,南湖有管理班还有派出所,否则我也不可能无缘无故能在那儿打鱼、卖鱼。

:承包费交给孙红旗了?

袁某:没有5万元承包费的事,是孙红旗承包的,我就是给他打鱼。

:你在这儿打鱼多长时间了?

袁某:有两年了吧。

:不交费用吗?

袁某:这里面的事儿挺复杂,我卖鱼的钱都给承包人了。

:那你的收益在哪?

袁某:都是朋友之间的关系,谈不上赚不赚钱,主要是我爱好打鱼,再说给朋友干活也亏不了我。

:还有其他人帮着孙红旗打鱼?

袁某:到了秋天有,你还是问承包人吧。这里面关系太复杂,我不太好说,公园一会说可以打鱼,一会又说不可以打,他们之间的事太多。

:南湖打鱼你怎么看?

袁某:我看挺正常的,每年让承包人投鱼苗,不让人打鱼也不行呀!再说鱼多了也不行。每年投放南湖鱼苗约100万尾,都是孙红旗个人出资投的。

目前,长春市园林绿化局正在调查此事。

赵丽颖林心如宋祖儿撞衫一字肩裙宋祖儿显
男篮血性逆转看哭球迷19岁周琦表现不可思
2016天翼智能终端交易博览会上的终端网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