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萤记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3:21:13 来源: 涪陵信息港

一  踏破所有的黑暗,笑穿了光年。走到暗夜的尽头,穿过虚无。看见破晓,看见黎明。看见新生。  便如池沼里的腐草,在空气湿热的落日之后,化为颗颗流萤。晨光,雨露,夕阳。生命转化为另一种形式的存在,不为延续,只为再次与你相见。  他始终相信,爱一个人,是要隶属于他的。所以,他一直在找一个比他强大的人。这个人必须对这个世界无能为力,且始终保持着战斗的姿态。妥协了的懦夫,他是不屑去爱的。  他觉得自己是一个怯弱的人。分手的时候,男人给了他一个暧昧不清的理由。他说,你是一个负数,我也是。负数和负数相加,只会得出一个更大的负数。  从那以后,他就开始寻找自己的正数。纵使不能相加中和,至少可以让他身上的负值得以抵消减少。  所以,这个正数要比他自己强大。  夏日的傍晚。火烧似的天空。  他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男孩儿小心翼翼的把玩他的身体。其谨慎,好似对待一件出土的千年琉璃。男孩儿将湿热的唇印在他左肩的蝴蝶纹印上,用力的吸吮。直到他呻吟着叫痛为止。  寒蝉蹲在一边,漠然舔舐自己的身体。似乎对床上的肉体游戏司空见惯。  你爱我么?他问。  爱。男孩儿说。  爱多久呢?他问。  永远。男孩儿说。  他就笑了。两具身体拥抱缠绵。许久。停止。  情欲是一座空城。诱人进入。妄想成为城中之主。得到的,不过是自身幻境的满足以及满把的虚无。  他点燃一根烟,说,明天我要走了。  去哪里?男孩儿惶然问道。  回家。他有些失落。我已经三年没有回去过。  哦。男孩儿亦失落。不过她们的失落并不相同。  什么时候回来?男孩儿问。  不知道。他说。或许不再回来。在一个城市住得久了,会让人熟悉到厌恶。经常换一换,更好。毕竟,生活是在别处的。  那我跟你一起走。男孩儿说。  他用床单裹了身体,所答非所问的说道,现在,你还爱我么?  男孩儿一愣,当然爱。男孩儿疑惑。并不懂他的意思。  你知道我是做什么的么?他的眼睛看向别处。似在自言自语。这么久以来,你虽然在我身边,可是我的过去,你并不知晓。  我不需要知晓你的过去。我只在乎现在和未来。男孩儿不依不饶。  他笑了。遇见你之前,我做着妓女一样的工作。生活在城市的角落里,利用网络和电话与那些人联系。一夜情之后有不菲的物质收入,我一直以此为生。  男孩儿不解。你明明才情很高,找一份工作糊口,是很容易的事情。  他笑。让我为了生存和生活去向别人卑躬屈膝吗?为了工作的更好一些趋炎附势,与同事之间尔虞我诈吗?得了势就欺上瞒下,以自己的标准衡量取舍下属么?一边羡慕着老板的轿车洋房,一边可怜着街头乞丐,一边再踩着别人的肩膀往上爬吗?  男孩儿戚然无语。  你的父亲母亲尚且需要你去供养。你还有未完成的大学学业。何苦为了我毁了自己?从十七岁开始,我已经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爱情了。爱情在我的概念中变成了一具死尸。他说。    二  男孩儿走后,他赤身套了一条牛仔裤下楼。在小餐馆里吃饭。老板和熟客已经习惯他赤着上身来吃饭的情形。而一些生客则诧异这个眉目清秀冷寂的青年男子为何如此落拓。他肩上的蝴蝶纹身更是引人注目。而他自己则若无其事的吃光碗里的面,喝掉一瓶可乐。再这样出去。  上楼后,他脱下身上的裤子。同往常一样,赤裸着身体清洗床单和衣服。在仙人球上淋下少许的水。收拾睡床的时候,发现男孩儿的腕珠遗落在枕下。他把那串木质的珠子握在手里,低头去嗅上面属于男孩儿的气息。  他们是相爱的。这没错。错的是他们爱错了对象。  寒蝉已经长成一只肥硕的母猫。几年来,它一直陪伴在他身边。所有爱与恨,聚散离合,都被它看去。  爱情不是对世界妥协的理由。如果要他选择,他仍然愿意一个人这样活下去。这数年来他爱过无数男人。但他们都不能给他以想要的爱情。  闲逛的时候遇见一家古玩店。橱窗里摆放着形状奇怪模样古旧的瓦罐,漂亮的青花瓷碗。花纹繁复的铜镜。屋子正中放着一张红木八仙桌。四把红木椅子。触手冰凉。木质细密而重实。瓷碗里放着大把的铜钱,还有绿松石。他流连其中,不忍离去。店员有些不耐。先生,您是卖东西,还是买东西?  他一愣,指着一颗绿松石,我要这个。  回去以后,他用一根红线,把它系在手腕上。  晚上十一点,男孩儿又来找他。寒蝉似乎对这个男孩儿已经熟识,走过去,用头蹭男孩儿的脚。  你仍不肯带我走吗?男孩儿问他。表情急切。  自己的温饱尚且不能解决,我如何带你走。他跪在床上收拾自己的旧物。枕头。一个掉了毛的绒毛熊。常用的瓷杯。烟灰缸。一尊挂在墙上的玉佛。佛前的供水杯,贡品盘,香炉。一沓一沓的稿纸。日记,一大堆的书。CD。寒蝉的碗。自己的白瓷碗和勺子。他用自己的衣服包裹那些瓷器。一件一件,严严实实,防止途中被碰破。末了,将那一小盆仙人球放在床头的桌子上。  男孩儿看他默默的收拾这一切,突然叫道,我自己也会工作。我可以养着你。  他笑着回头。我要你养?相处久了之后,二八妙龄变成黄脸婆,失去耐性,让你为了柴米油盐与我磕磕绊绊吗?  男孩儿忍住泪,你从来不相信别人。  是的。他说。时间太可怕,改变一切。它让所有的山盟海誓荡然无存。诺言是无法可想的事情。  你爱过我吗?男孩儿终于掉了眼泪。  他走过去,吻掉男孩儿的泪水。是的亲爱的。我爱你。我也知道你爱我。可是你是否知道,为了生计奔波劳苦,会削减人与人相处的耐性。爱也显得稀薄。生活的重压钱,爱人是直接的受害者。亲爱的,忘记我。他亲吻男孩儿的鬓角。  可是没有你我要怎么办?男孩儿发出绝望的哭泣。  因为你还小。只有年轻的你们才有所谓的这样爱情。得不到的,是让人记挂的。得到而又失去的,是让人怅然的。亲爱的。这个世界上没有纯粹的爱情。我不想自己将来因为你对我态度的改变而黯然神伤。他说。  这个世界上若没有爱情。你肩膀上为什么会有蝴蝶?男孩儿突然问。  蝴蝶与爱情似乎并无关系。但是他却已回答不出男孩儿的问题。    三  男孩儿说,你随我来。  深夜的街道,并无行人。出租车打着刺眼的白光在城市中迂回。男孩儿的眼睛在黑暗中绽放光亮。梧桐蓊郁的枝叶交错纵横,遮住了天上的月光。他不断想起一些人一些事。在黑夜里,他幻觉丰盛。  他想起小时候,他倚在年迈的曾祖母身旁。小脚的曾祖母跟他讲,要敬畏这个世间的一切。任何生命,都有其存在的价值与尊严。万物循着生生死死,灵魂和能量却永不消失。便如那枯塘里的腐草。有朝一日,亦能化为夜空中颗颗飞舞的流萤。  年幼的他,为了见证这个世间的生命尊严,深夜偷偷钻进水塘边的芦苇丛中,等待那些可以闪闪发光的小虫。芦茬扎破了他的脚心。忍住仲夏夜草丛的酷热。忍住蚊虫的叮咬。等了一夜,却未看见萤火虫。后来他昏睡在草丛中,小脚的曾祖母来寻他,将他抱回自家的竹床。  他从来没有见过萤火虫。长大以后,他更是凭借自己的容貌和特殊的身份,将那些称之为万物灵长的人玩弄于股掌。他抓住了他们的弱点。对肉欲的新奇追求,他们丢掉了廉耻。对金钱的无止尽奢取,他们漠视了道德和自身的尊严。对权利的向往,他们抛弃了良知。  而他。孤身一人,所做的,仅仅是将那些男人们白日里的假面撕掉,使他们的嘴脸暴露,看他们在肉欲的驱使中沉沦翻滚。看他们肉欲宣泄后重新披上道貌岸然的外衣。他赤身裸体的站在暗处,脸上尽是嘲讽与不屑。因为这些生命的尊严,在情欲中,已被他放在指间揉碎。  从此,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萤火虫。  出租车将他们带到城西的河边。河水很宽。岸边有成丛的芦苇和低矮的灌木。男孩儿拉他下了车。男孩儿紧紧牵着他的手,一步一步向河边走去。脚下的草地开始变得稀软,有泥水溅出来。但是随着他们的脚步,一点,两点,三点……一颗,两颗,三颗……一盏盏小灯笼似的光慢慢浮起,越来越多。  他哭了。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萤火虫。  男孩儿平静的脸,在黑夜中闪光。他说,你告诉我,你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萤火虫,我就带你来看萤火虫;你说,你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爱情,我就带你去看爱情。  他掉着眼泪笑了。他说,我看见了。好漂亮。男孩儿说,里面还有更多。我们去看。  他们手拉着手,向苇丛深处跑去。沿途惊起点点的光晕,还有夜行的鸟。清脆的笑声响彻夜空。他们扑向河边的苇丛,扑向那隐匿光亮的黑暗,扑向他们至死不渝的爱情。    四  他们再也没有回来。那个晚上,一只白色的母猫在十三楼的单身公寓里叫了整整一夜。然后纵身跳下。  有人说,他们淹死了。有人说,他们私奔了。更有人说,他们化为流萤飞走了。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后一种说法,更可信。  有人唏嘘,才二十来岁,死了多可惜。  善良。  有人就说,可惜什么。他们是同性恋。  活该。所有人恍然似的吐出这样两个字。挂在脸上的善良立刻被一种罪有应得的表情掩盖。  世俗这样强大。谁能敌得过它。    五  我们不去在乎世俗中扰人的目光。  你,还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爱情么?  我们找不到他们,谁可以给我一个答案?  死无对证。    六  披散你的头发/赤露你的一双脚/跟着我来/  我的恋爱/抛弃这个世界殉我们的恋爱。  ——徐志摩。 共 384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哪家治疗男科专科研究院好
昆明的专治癫痫研究院
4款饮食食谱适合癫痫患者 患者可多食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