辐射国学本就不该火

2020-06-04 10:39:32 来源: 涪陵信息港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行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其实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百家讲坛》好久没有推出重量级的说书人了。虽然标榜 架起专家和百姓的桥梁 ,可实际上,栏目秉承的仍是勾栏、瓦肆、天桥、茶社的门路,架起的是百姓和历史故事的桥梁,换汤不换药。

过去的百家讲坛,还讲些胡蝶啦、黑洞啦,结果收视率垫底。好,那就讲皇帝,讲 三国 ,讲《论语》,结果大受欢迎。看来, 赛先生 不太受中国人民待见,要把 万恶的收视率 提上去还是得靠老祖宗。

有人说,中国人喜欢历史。不对,如果是那样的话,人们应当爱看《三国志》而不是《三国演义》。确切说,中国人喜欢历史故事。这一点,陆游早就看出来了: 斜阳古柳赵家庄,负鼓盲翁正作场。死后是非谁管得,满村听说蔡中郎。 (《小舟游近村舍舟步归》)

经济学讲理性不讲道德,如果需求低俗,那么供给也就不用高尚。既然需求方爱听历史故事,那末供给方自然就要变着法生产了。常见的生产方式就是像以《百家讲坛》为代表的各种讲堂、论坛, 请 专家学者出来,把文言翻译成白话,把《二十四史》讲成《故事会》。

这样一来,国学火了,讲国学的专家也火了。古时说书说得好的,柳敬亭, 一日说一回,定价一两,10日前先送书帕下定,常不得空。 (据张岱《陶庵梦忆》)今天说书说得好的,于丹,2007年版税就过千万元,频繁奔走于各种活动中。中华书局也靠着出 于丹鸡汤 而一举扭亏为盈。

可作为接受方的读者、观众,成绩了别人的辉煌后,自己得到了甚么呢?当时于丹刚讲《论语》时,有人说,就算她讲得不对,少让百姓对经典著作产生了兴趣。几年下来了,于丹的书还是卖得好,可公认的好注本如杨伯峻的《论语译注》还是没人买。老百姓对经典著作还是没兴趣,还是喜欢拾人牙慧。

这说明,国学之火太虚。国学本不需要火,只要你愿意,有光、有空、有书,(2).潜力巨大带来无限发展空间。就可以学国学了。闷声发大财可以,闷声学国学也可以。

国学太长吗?《老子》不过五千言。国学难懂吗?《悯农》唱诵至今。国学没用吗?对了,这大概是说到了关键上。看一遍《荀子》能让我赚钱?读一通《诗经》能让我升官?如今流行的是:学《孙子兵法》要与商战联系,看《三十六计》要与经营挂钩。

中国人的浏览率一直不高,偌大的华北、东北、西北、西南、华南、华东,放不下几个平静的读不该做的事不做。带头落实党风廉政建设制。镇党委、安排我任村支部书记一职书人。在高铁上、飞机里、排队时,大部分人都是呆着,要末枯坐,要末拿玩。极少有人看书,有几个看杂志的就不错了。虽然移动终端也可以看书,可一个平时爱看《读者》、八卦的人,难道换了高级的智能就会去看《史记》、《汉书》吗?

清代学者看不上明代人束书不观、游谈无根,认为明亡就亡在没人扎实求学,全被浮躁的气氛笼罩住了。 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杜牧《阿房宫赋》)

当社会浮躁时,需要的不是推波助澜之辈,而是启蒙清源之士。从这个角度说,《百家讲坛》应当向林怀民学习,不要去逢迎观众了,该去培养观众了。林怀民的云门舞集在演出前首先申明,演出中不准拍照。这不是跟观众对着干吗?人家花钱来了,拍个照都不行?真不行,只要有人拍照,林怀民马上停止演出。一来二去,观众逐渐不在演出中拍照了,开始认认真真、专心致志欣赏演出了,从而完成审美进程,提升自己。

林怀民能这么干,是由于在他这儿是卖方市场,只此一家,别无分店。《百家讲坛》过去影响力不够,现在已成为一个名牌栏目了,具有一定话语权了,应当洗脚上岸、提升档次了,别再逢迎国人不求进步的喜好了。

亮甲治疗灰指甲用多少钱
银屑病会传染吗
经典古方的当代魅力:“太极藿香正气液传统制作工艺”列入非遗名录
止汗去臭有什么好办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