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灵之海第二十二章偶遇船长

2020-01-25 11:04:11 来源: 涪陵信息港

空灵之海 “第二十二章 偶遇船长”

二日之后,奎恩没有来过,大家的神情都有些紧张,好在吃的不错,每天三餐都是些从来没吃过的东西,要比在奥斯城那些大鱼大肉好了许多。

这要关到什么时候啊?这里臭死了,也没有洗澡的地方,和你们这些大男人关在一起,我已经二天没上厕所了……苏珊抱怨道。

听到这话,泰坦也不由得感叹到:也不知道这奎恩怎么回事,咱们老老实实的关进来不也是为了不让他为难不是,但他也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了吧,要知道咱们可都是结拜兄弟啊。

崔斩心里也是打着鼓,愁眉紧皱。

而崔芸儿则是和小岩玩的不亦乐乎。

咯吱……一声,旁边的牢房门被打开了,一个士兵拖着一个装有清蒸鱼和红烧鱼的盘子放在了桌子上。

厉声的对一堆稻草说道:老家伙,审判终于下来了,你杀了我们五百多个弟兄,老子却伺候猎了你半辈子,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这断头饭你爱吃不吃,反正一会就来接你上路。说完,士兵关上牢门转身而去。

看来真的要死了呢,稻草中传来一声轻语。一个骨瘦如柴的老人从里面钻了出来。

微眯着眼睛,老人环视四周。

崔斩仔细端详着据说杀死五百多人的凶手,可怎能看都不像是士兵所说的那种强者,倒像是一具苏醒了的木乃伊。

只见老人干瘦的身材早已是皮包着骨,眼圈都已经塌陷下去,嘴唇的位置更是瘦的连里面残缺了几颗牙齿都能数的出来。

可能是看到崔斩望着他,他感到很高兴。苍白满是褶皱的脸颊浮现出一抹笑意。

小娃娃,不要怕,来,过来走的近些。

崔斩不由心头一惊,虽然不怕他能做什么,不过他的样子也确实骇人。于是在原地犹豫,并没有过去。

呵呵,小娃娃胆子这么小,真是可惜了你身上的金属性潜力。

听闻到这,崔斩坐不住了,自从知道自己是金属性之后,便没了下文。

而这个老者竟然一眼就看出来自己是金属性的潜力,果然不是一般人。

去跟他聊聊,看看他能不能知道些什么也好。崔斩心中想到。

崔斩走了过去,站着牢房中离老者近到的栅栏之前,有礼貌的说道:老先生您好,您叫我有什么事?

哈哈哈哈,好,好啊!你这娃娃好,不像那些只知道送饭的大头兵,一点礼貌都没有,太狂妄了。老者满意的笑道。

坐吧,老者示意,于是隔着栅栏,老者和崔斩面对面的坐在地上。

小娃娃,你叫什么名字?老者和蔼的问道。

我叫崔斩。

嗯好名字,很威武霸气。

您怎么称呼呢?崔斩问老者

哦,活得久了,我都记不太清自己的名字叫什么了。送饭的人都称我为“船长”

小娃娃,我马上要被处以极刑了,这一生将会终结,你想知道我一生的故事吗?

当然想,如果时间来得及的话。

哈哈来得及,来得及,那你闭上眼睛。老者道。

崔斩不解为何要自己闭上眼睛。可是却听话的闭上了双眼。

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崔斩的脑海中竟然开始浮现出关于老者的画面。

一个艘大型木船,被大浪掀翻,一对年轻的夫妻,将几个月的宝宝放进木箱,推出船舱。

一个隐秘的海岛,一只十几米高的巨猿,在沙滩上讲木箱捡起,用手指轻轻的钩出里面的小宝宝。

巨猿族村落里,面对众猿的围攻,巨猿毫不示弱,无奈寡不敌众,巨猿伤痕累累,可手里依然紧紧的握着这个宝宝。

一片森林之中,小宝宝已经十几岁的样子,看着巨猿在远处和一只青色大蟒战斗,随即青色大蟒被巨猿咬断了脖子,一颗紫色的石头滚落出来。

巨石山,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凌空飞起,从悬崖的这边越向几百米之外的另一侧。

一个神秘的石洞,小伙子看着洞壁的图形文字,在修炼。一股股强大的劲气从身上迸射而出。

一片空地上,地面上尸横遍野,其中一只巨猿倒在血泊之中奄奄一息,小伙子趴在尸体身侧,泪流不止。

只见巨猿伸出手指,轻轻的摸了摸哭泣的小伙子,然后猛的一下。巨猿向自己的腹部掏去。

转眼间,一颗闪着光芒的圆形石头出现在二指之上,然后缓缓的递向小伙子,随之眼角一抹泪珠滑落,巨猿身子瘫软了下去。

还是那个山洞之中,石台上坐着一位中年人,随着中年人猛的一击,山洞立刻破碎,化为虚无。

一个城市的废墟,残破的建筑浓烟滚滚,地上都是尸体,几乎没有完整的。中年人站在一具穿着铠甲的尸体前,一脚将之蹋为粉碎!

大海深处,海底躺着七八十只小山一样大的妖兽尸体,一个残破的古船中,中年人费尽随后一口力气,将一个木箱子挖出,缓缓的浮上水面。

蔚蓝的天空之上,中年人飞行在云朵之外,身后一个青衣女子紧跟之后,二人纠缠交错,形影不离。

大海上,一艘巨大的船上,骷髅旗帜迎风飘扬,中年人站在船舵旁放声歌唱,甲板上,上百人齐声合着。

一声啼哭,白胖胖的娃娃从船舱里被一名女性抱了出来,中年人喜上眉梢,轻轻挑逗,手指拨开双腿,夹起一抹事物,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中年人已经接近老年的边缘,身边一个俊秀青年一起站在高山远望。

俊秀少年喝下一杯水之后,再次站在擂台上,在败狼狈不堪的对手面前渐露锋芒,一招旋风踢腿将对手踢飞擂台,随即自己口吐鲜血,倒地而亡。

大海之上,七十几艘挂着骷髅旗的战舰冲向一片群岛,为首的人已经白发苍苍。

一座座城市逐渐溃败,一颗颗人头被丢在一旁。

青衣女子挡在身前,一颗冰柱插在心上。

城门挂着海盗的人头,溃败的城池开始清场。

山洞之中老者暗自思量,随即打开角落的木箱,上百个卷轴不断翻找,一个金色卷轴出现手旁。

城市中几千人在空中激战,冰火雷电各取所长,白衣老者一声轻吓,一声爆炸凭空炸响。

筋脉尽断的老者被压入监牢,七窍流血的他已无生的希望。

一个少年身体闪着金光,闭着眼坐在老者前方。

崔斩猛然眼角一睁,随即画面消失在脑海之上。

藁城市中西医结合医院预约挂号
鸡东县妇幼保健院
包头治好癫痫病花多少钱
南宁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杭州男科专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