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武典第六百二十二章炼妖之壶天生妖帝

2020-01-25 11:20:44 来源: 涪陵信息港

轮回武典 第六百二十二章 炼妖之壶,天生妖帝!

柳叶是一件非常可怕的法宝,看上去轻飘飘的,可是它释放出来的寒意却能将仙尊的血脉都冻僵。

这是一种神道法,很特殊,被人铭刻于柳叶中,让一片看上去非常普通的柳叶变成一件非常可怕的法宝。

柳叶激射的速度非常的快,闪电间就来到男子面前,那一刻似乎要将他斩杀当场。只是下一刻柳叶并未如同逐北想象中一样,将这尊刻意隐藏行迹的男子逼出来。

发生了什么?

就在柳叶跟男子近在咫尺的时候,它居然直接将之无视,从他的身边擦身而过。

什么情况?

逐北跟自己的法宝还是联系紧密的,那一刻他清晰读到了法宝传递过来的信息,那就是它压根就没有发现任何攻击目标,不明白他这位主人为何要让他对着空气发动攻击。

真的没人?

逐北打了一个寒颤,作为一名强大的仙尊,自然不会相信什么鬼怪,就算有这东西,那也是只能被他蹂躏的东西,哪里用得着自己担忧跟害怕。

如果仅仅只是妖尊一个没有看到,逐北一定会怀疑这家伙的眼神,可是现在就连自己的法宝都没有发现敌人,这不得不让他表示怀孕快,难道是自己近因为蛇族带来的压力,而产生了好幻觉?

这不可能!

心中的犹豫并未持续多久,逐北很快就将脑中的荒唐念头抛开,妖尊看不到,法宝看不到,但这并不意味着自己产生了幻觉,虽然不知道这人到底用了什么手段,但是可以肯定的就是对方一定用了特殊的手段。

“阁下到底何人,为何要跟我过不去?”

既然想不明白,逐北索性不去想,既然这家伙找上门来,肯定是有目的,而这个目的很有可能就跟他自己一样,冲着蛇卵而来。

“真是奇哉怪哉,我刚刚难道没有表明自己的态度吗?”

男子一脸的无辜,似乎真的被冤枉了一样。

逐北冷笑道:“我虽然不知道你动用了什么手段,但是千万不要打我的主意,不然后果不是你所能承受的。”

男子好奇道;“不是我所能承受的?那我倒要见识一番,不如你立马就让我好看如何?”

逐北的脸色难看起来,男子摆明了就是来找茬的,显然对方肯定对自己有一定程度的了解,要不然也不会在这里堵上了。

男子没有理会逐北,他迈出的脚步始终没有任何的停留,一步步朝着他走过去。男子的举动自然惊醒了逐北,看着彼此的距离越来越近,瞬间开始强行召唤柳叶回来助战,不过让他惊骇欲绝的就是柳叶已经跟他彻底断绝了联系,这一刻的他只能依仗自己的实力。

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逐北从男子的身上感受不到任何力量气息,让他手心冒汗的就是,自己身上几件法宝居然都感应不到对方的存在,要不是他亲眼看到了,他感觉自己闭上眼睛,似乎什么都看不到。

虽然男子没有带着任何气势而来,但是这种无形的压抑还是让逐北感到惊恐,心中念头电转,他的体内可怕的气息开始涌动,他似乎想要超越极限爆发自己的力量。

“你在干什么?”

妖尊惊恐的怒吼声传来,逐北这样肆无忌惮的提升自己的力量,很容易突破这里的禁制封锁,一旦让这些气息传出去,暴露这里的情况都有可能。妖尊感觉逐北一定是真的疯了,现实莫名其妙的说有人跟来了,而现在居然对空气发威,这家伙的脑子肯定抽了。

对于妖尊的怒吼,逐北置若罔闻,这一刻的他全身心都集中在面前的男子身上,双方距离越来越近,那一刻他的攻击也怒爆而出。

“轰!”

逐北的攻击打出去了,然而让他目瞪口呆的就是自己的攻击就如同先前打出的柳叶一样,居然再度将男子这个大活人无视掉了,闪电间他的攻击错身而过。

“轰隆!”

攻击打在建筑物上,这是属于仙尊的攻击,何等可怕,几乎瞬间就将整座建筑打崩。

然而,逐北没工夫去管自己的攻击效果,他的视线紧随男子看过去,因为他发现这家伙居然直接从妖尊的身边走过去,而妖尊却无动于衷。

这一刻,逐北没有愤怒,心中拥有的就是恐惧,他预感到这是一尊远超想象的恐怖存在,蛇卵根本不是他所能窥视的了。

怎么办?

逐北没有任何犹豫,而是直接选择撤退,他知道自己刚刚的攻击肯定将整个妖荒城的妖都惊动了,此时不走,待会儿那就走不了了,或许还要面对群妖的群起而攻。

男子……不对,应当说是萧战,他没有在意逃跑的逐北,这倒不是说方这家伙一条生路,他虽然是次见到,但是心中完全可以肯定这个逐北就是那个王渚的同门师兄弟,两者能够搞到一起,绝不是什么好东西,更何况他还能一眼看到要比那个王渚还要浓郁的怨气。

萧战不管,并不是说就放任逐北不管,因为他非常的清楚,这个地方被封锁了,这家伙根本逃不出去。萧战虽然不怕闹出大动静,但能够轻松搞定,自然需要轻松搞定,没必要跟自己过不去不是。

直接进入封印之地,这里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就是一座看上去很久没有人来过的大殿,至于蛇卵并没有看到。神殿不满禁制,这些东西对萧战跟没有没有任何区别,所以他根本不用在意这些。

在哪?

萧战看到了一只壶,这东西的品级只能算是一般,多也就是仙尊级别的法宝而已,应当是反制品。不过萧战发现壶虽然是反制品,但是炼制者的水平还是很不错的,能够将蛇卵的气息掩盖,这个壶功不可没。

伸手一抓,壶就已落到萧战的手中,他的视线直接穿透壶,看到了内里,一枚散发出柔和紫光的蛇卵出现在他的眼中。

这就是那枚蛇卵吗?

萧战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他发现蛇卵非常神异,内里蕴含的生灵虽然尚处于混沌一样的状态,但是一种类似于妖帝的本源神位正在凝聚。

这还是真正的天生妖帝啊。

萧战一阵感慨,这样的生灵还真是少见,刚一出生就拥有妖帝的实力,这不知道要羡煞多少修者。不过萧战倒也没有什么羡慕的情绪产生,如果他出生就有这么厉害,他相信自己不可能成长到如今这个地步。

可以说好的出身固然好,但是后天的努力跟机遇甚至要更加的重要。当然了,如果能有拥有这枚蛇卵的天赋,同样再辅以合适的际遇,他相信,她的未来完全可以期待,或许成就圣贤就是基本的要求,至于未来是否能够达到他这一高度,他不能保证。

这应当是一条母蛇,萧战感觉自己一直在寻找女娲,而这次的感触如此深,很有可能蛇卵未来一定会成为女娲。当然了,就算不是也没有关系,萧战完全可以让她做女娲,只要他愿意,这个世上还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

“怎么回事儿?”

逐北脸色很是难看,他发现自己居然无法离开这个地方,虽说对这里不是很熟,但是进入封印之地起码不是一两回的事情,他不可能走不出去。

逐北的心沉到谷底,他知道这片地区被人封锁了,想到那个无视自己的恐怖男子,他的脸色很是难看。

对方起码也是妖帝这个级别的存在。

意识到这一点,逐北哪里还能够淡定,他感觉自己这回凶多吉少了,也许马上就要交代在这里。

“看来你很有自知之明啊。”

就在逐北胡思乱想之时,那让他恐惧的声音再度出现,扭头看去,就发现男子不知何时又出现在自己的身后不远。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逐北压住心中的恐惧,他死死盯着萧战,似乎想要看出些什么。不过非常可惜,逐北跟萧战的差距太大了,他是不可能看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你应当就是盗取蛇卵的人之一吧。”

萧战神色淡然,一名仙尊而已,对于他来说跟蝼蚁没什么区别。

逐北闻言脸色猛地一变,这可是要人命的秘密,只是看着眼前脸色平静的萧战,他一颗心直往下沉。

“你想做什么?”

萧战淡然道:“本来我应当感谢你,要不是你们将蛇卵盗出来,我还不知道自己一直想要找的东西已经出现。只可惜你这辈子干过太多不该干的事情,那么为了表示感谢,我决定让你死个痛快。”

逐北嘴角直抽搐,萧战的话可不是一般的直接,说得要干掉他,仿佛是在替他着想一样。

“你既然已得到了蛇卵,为何还要跟我过不去?”

萧战笑道:“刚刚不是说了嘛,为了表示感谢,我会让你死的非常痛快的,这样虽然对那些被你吃掉的妖族很不公平,但是这事上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用公平与否来衡量。”

石家庄市中心医院
无锡市锡山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山西治疗癫痫病医院
邢台儿童牛皮癣医院
绍兴比较好的妇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