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圣道章七十四贪吃的阿木

2020-01-26 16:59:59 来源: 涪陵信息港

祈圣道 章七十四 贪吃的阿木

这尊虺已不记得自己在这方小天地中活过了多少岁月,更不记得是多久以前,自己被人消弭了胸中五气,削去了顶上三花,否则如今,它恐怕已能望见神境的路。

墓中有无数小天地,却唯它独存,畅游在无尽天水汇聚的溪流中,游走在早已崩碎四散却被溪流相连的各方小天地。

数年前,曾有很多人进到过诸多小天地中,那是漫长岁月后,它首次再感觉到生命的存在,但那时它藏在了这里,更潜进了溪流深处,显得极为安分,哪怕那些人根本无法开启石门来到此处,可那时所来之人实在太过恐怖,几乎都是踏入神境的存在,它甚至隐约感觉到为首之人,神魂沾染着圣人气息......

而那个强大到让它窒息的人族,在离开之时,还让自己的法身在“门”前沉眠。

自那之后,直至今日,这方寂寥的小天地中,居然迎来了五名“客人”!

虺不知晓五名如此弱小的人族,是如何开启了那扇石门,但它清楚,这五名弱小的人族将会令它饱腹。

结果却是它小看了这五名人族,被他们联手毁去了左眸,这当然更让它恼怒,而它的愤怒令这五名弱小的人族无力招架,直至......那小家伙突然横空出世。

一股难以抑制的恐惧,自它的心间涌起,那是先天的克制,无法言喻。

一尊鲲鹏幼子,天生以龙为食!

被张溪云唤作“阿木”的小家伙,显然有着鲲鹏的天性,对眼前源于龙属的虺产生了极大兴趣。

那尊虺显得有些慌乱不安,若是漫长岁月前,它未曾被那人削去五气、三花,如今面对阿木这小家伙,它就能以强大的修为来抵御这种天生的恐惧,可偏偏它如今连三花都再难圆满......

一旦被剥夺三花、五气,倘若不死,再想要再回到那等修为,就要付出两倍、乃至三倍的岁月,其实它寿元早已无多,却偏偏靠着诸方小天地中盛开的奇花,一年又一年的活了下来,但也仅限于活下来,修为再难寸进。

而此时张溪云也发现了,阿木这小家伙,居然刚刚破茧,便有不亚于他自己的修为,恐怕是八门破七的程度。

虺虽置身仙路,但与阿木修为相差不大,故难以摆脱天生的惧意。

“不愧是昔年大妖化茧,刚破茧重生,修为居然便与我相当......”张溪云心中暗自惊讶道,望着仅有自己手臂长的阿木将那尊躯体庞大的虺步步逼退。

此时望着阿木的模样与虺恐惧万分的样子,他自然也想到了那天生克制龙族的种族。

“这阿木莫非真如我所想的是......鲲鹏!?”

张溪云犹疑,但心中却几乎已经肯定了这种猜测,无论是这小家伙的外貌还是其对龙属的克制,都与古籍描述相符。

“若是能回到帝京城,那还能向颜监副请教,即便不是鲲鹏,阿木这小家伙也定然不凡得很,今日说不得还能靠这小家伙,捡回一条性命!”

昔日大妖赦木,如今被张溪云一口一个小家伙的叫着,真是世事难料。

而此时溪流旁,虺已无路可退,庞大身躯扭转,想跳回溪流之中。

但阿木这小家伙,岂能容嘴边的鸭子飞了,它晃悠着身子,显得有些着急,朝虺飞去。

虺半个身子已经回到溪流之中,阿木刚刚赶到,急得连忙张开嘴,一口便朝虺尾上咬去!

一阵低沉的龙鸣声响起,虺尾竟被阿木咬下了一大片血肉,其上鳞片脱落。

阿木扬起脑袋,一口便将虺的血肉吞了下去,看上去倒是吃得颇为满意。

虺发出哀怨的龙鸣声,昂起头颅往后吐出龙息。

阿木正津津有味地咀嚼虺的血肉,突然感到龙息涌来,吓得往后飞窜,这小家伙虽然天生克制龙属,但毕竟修为不及虺,又是刚刚破茧,故也难以承受这龙息。

其实若非虺难以压抑自身惧意,那阿木恐怕不是这尊虺的对手。

张溪云眼见阿木摇晃着身躯,笨拙地往后退,也猜到了大概,连忙冲上前去,护住阿木。

“万守,剑护!”

他一步踏出,千御万守自行运转,守势已成。

张溪云剑指呈前,四道剑影从他周身横飞而出,急速到了阿木身旁,竖悬沉浮,泛起红光,护阿木周全。

龙息顷刻即至,在阿木身旁缠旋,似一层白雾。

咔嚓一声,清脆响起。

白雾猛然间如冰山碎裂,连带着四道剑影一同化为灰飞。

阿木显得有些疑惑,或者说是懵逼,随后则像是被吓到了,忽然感到害怕,这时张溪云刚刚赶到,阿木一咕噜冲进了张溪云怀中,啼鸣声别提有多委屈。

张溪云也是懵逼的,敢情这小家伙不单只是长得萌,还确实会卖萌撒娇。

他可不知道怎么安慰这昔年大妖,只能轻轻顺着阿木背上如同腹鳍的那一簇绒毛,道:“行了,你这哪有绝世大妖的样子,要是待将来觉醒了宿慧,重拾往昔记忆,再想到这一幕岂不是要羞恼而死......”

阿木心里苦,但阿木不说,阿木似懂非懂,一对眸子可怜兮兮地望着张溪云。

张溪云叹了口气,这小家伙将来觉醒宿慧,想到曾对自己卖萌撒娇,不会杀自己灭口吧......

此时龙鸣声又再响起,那尊虺先被张溪云等人毁去了左眸,如今又被阿木将血肉啃下吞食,愤怒终是压过了心中的恐惧,不再往溪流中退回,反而又将整个身躯都盘到了山道之上,眸中燃着怒火,张口再吐龙息。

张溪云双手抱着阿木,急速往后撤身,苦笑道:“你把它吓退不就得了,你才这么小点就有那么大胃口,非想要吃了它,你个吃货啊,现在可好,说不定我们都得被它吃了。”

龙息滚滚而来,张溪云一边苦笑一边不断闪身,但那股龙息像是锁定了气息,紧追不放。

“这是不肯善罢甘休了?”张溪云恼道,一只手将阿木夹住,腾出另一只手结印,呈剑指而起。

“千御剑起,和光同尘!”

四道剑影窜出,自那团龙息之前刻画太极,剑影入阵,冲出千百剑气!

轰隆——!

一团火光炸开,卷起飞沙走石。

龙息与剑气双双爆碎。

两股力量产生的余波往四周蔓延开来,张溪云将阿木抱在怀中,扑倒在地。

而本就昏死过去的庞洪三人,也受到余波侵袭,气息越来越弱,几近死亡。

虺凭借肉身的强大,生生抵御住余波侵袭,庞大身躯速度极快,朝张溪云而来。

虺奔袭而来之时,更发出恐怖龙鸣,挟裹仙气,压制张溪云!

远处的山道上,柳昊望着这一幕,面色阴晴不定。

“要是张溪云死了也就罢了,但那尊鲲鹏幼子......”

“但如今那尊虺显然已经暴怒,我若上前,恐会给他们三个陪葬......”

柳昊犹豫不定,他想要得到鲲鹏幼子,思索是否出手。

“那尊虺虽以怒气掩住了心底恐惧,但我不信它真杀得了一尊鲲鹏幼子!”柳昊打定注意自保,想要坐山观虎斗,“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虺庞大的身躯已经到了张溪云身后,张溪云被仙气压制,难以站起身来。

庞大的虺尾,又再拍打而来!

“啊——!”

张溪云一声怒吼,体内八卦在识海上高悬,他眸中金光泛起,望见虺尾轨迹。

全身血液沸腾,如滚烫般,劲气疯狂冲击之下,张溪云仿佛勾动了一扇新的大门!

那是中平门,杜门的影子!

此时虽无法突破,但他以此逼出极限,生生靠劲气冲破了虺之仙气,侧身翻滚,堪堪躲过虺尾拍击!

噗——!

肉身无法承载重负,一口鲜血喷出,有些洒在了怀中的阿木身上。

那尊虺转过头颅,冰冷且怒的眸子望向张溪云。

此时的张溪云再避不过这尊虺的任何一击!

只要虺一击即中,张溪云必死无疑!

虺自然也知晓这一点,眸中含有蔑视,似在嘲笑张溪云的弱小,虺尾昂起。

张溪云无力地跪倒在地,摊开双手,想让怀中的阿木远离此处,避开一劫。

一直被他抱在怀中紧闭双眸的阿木,此时睁开了眼,懵懂地望向满脸血迹的张溪云。

接着阿木竟然张开了嘴,舔去了张溪云脸上的血迹。

阿木的表情十分满意,似乎比它先前吞食虺的血肉时还要满足。

高昂的虺尾迟迟未拍下,停在了半空中,那尊虺的表情十分古怪。

它似乎又产生了犹豫,方才的愤怒掩盖了心底惧意,可当它见到阿木舔去张溪云脸上血迹的那一幕时,那股先天的恐惧,又从虺的心底蔓延开来。

嗜血的鲲鹏,以龙为食。

自古以来,鲲鹏皆是死一方才有一,一尊鲲鹏便自成一脉,而上古传说,世间龙族稀少,乃是因上古尊鲲鹏,以一己之力,差些将整个龙族覆灭,便连远古青龙,都险些沦为那尊鲲鹏的腹中餐。

龙生九子,子子不同,但无一子不惧鲲鹏。

恐怕自上古起,龙族记忆传承中,便连带对鲲鹏的恐惧也成了一种传承。

而这尊虺,有自龙族的传承,但它却还不完全算是一尊龙!

它犹豫,因为它觉得自己无法杀死一尊鲲鹏,即便只是鲲鹏幼子。

更令它恐惧重燃的重要原因,是因为阿木舔去了张溪云的血迹之后,阿木身上那属于远古鲲鹏的嗜血之意,愈发强横......

那股残暴的血气,足以将一尊虺压垮。

如今恐惧又再盖过了怒意,虺的眸中有着慌乱,它不再乎那名对自己造成伤害的人族还会活下去,但它需要离开鲲鹏的视线,早该寿元耗尽而死,却又因古怪的奇花而苟延残喘活下来的虺,为惜命。

它杀不了一尊鲲鹏,但那尊鲲鹏只要再有一丝成长,便能将它视为血食。

那尊虺决定离开此处,从溪流中游到另一方小天地去,它再也不要见到可怕的鲲鹏。

虺转过庞大的身躯,第二次退回溪流,这次是速度极快,几乎是冲向溪流。

阿木听见背后的响声,扑腾着转回身去,见到那尊虺飞快离去的身影,急得大声啼鸣起来。

而阿木的啼鸣声,让虺愈发惊慌,甚至以仙气挟裹庞大的身躯冲回溪流中。

阿木的双眸中,极为人性化的表现出了焦急之色,它转回来望向张溪云。

张溪云无力失笑,引起几声轻咳,阿木的表情仿佛在对他说:“本宝宝的粮食跑了,怎么办?等,急。”

眼看虺便要冲回溪流之中,阿木终于等不及张溪云回到,它朝溪流冲去,它腾飞时不再似方才那般摇晃,速度奇快。

张溪云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传闻鲲鹏天生便是世间快,便是圣人也追不上一尊神境涅槃的鲲鹏!”

可方才还摇摇晃晃的阿木,才过了不久,怎么就会拥有了如此极速?

“不对,它要是跟着那尊虺冲进了溪流中怎么办?”张溪云忽然面色一变,忍着剧痛起身,朝阿木追去。

“阿木回来!”张溪云边追边喊,但即便他无伤在身,也恐怕只能堪堪紧随阿木,更何况如今重伤,他哪有可能追得上阿木。

阿木的速度,远远超过了身躯庞大的虺,不过十息,阿木已然追到了那尊虺。

虺大急,半个身子已经探入了溪流中,而阿木恼了,则是重施故技,张开嘴咬住了虺尾,又一次次咬下了虺尾一片血肉。

这池虺却没有恼怒,反而更加恐惧,再不顾其它,直往溪流中冲去。

阿木以为那尊虺会像上次一样重新上岸,结果却见虺反而逃得越快,于是更焦急了,连咬下的血肉都来不及吞食,便丢在了一边。

虺彻底冲入了溪流之中,顺着溪流下游而去。

然而阿木却未停下,它居然跟着一起纵进了溪流之中!

阿木张嘴,狠狠咬住虺尾不松口!

虺发出一阵凄惨的龙鸣。

张溪云刚到溪流旁,便见到阿木咬住了虺,一同落进了溪流中,他来不及犹豫,纵身而起,伸手想要拉回阿木,却未曾想到,虺因疼痛嘶鸣,夹杂的仙气冲击而来,连带张溪云一起拍入了溪流之中。(未完待续。)

温州牙科医院
遵义市第五人民医院怎么样
福州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湛癜风医院
乌鲁木齐治疗龟头炎费用
本文标签: